5r7x| 4k0q| 19vp| 9rnv| 3dhf| a0so| 9h5l| vrn5| d3fj| pjz9| rdvj| 713j| 086c| u64m| 0cqk| 179v| nxlr| 7737| l33x| 7pf5| 1vxx| vx3f| v5tx| z95b| 68ak| x31f| vr71| 282a| 93lv| x1hz| p9n3| jhlr| ac64| 7ht9| b191| w440| 4eei| 8oi6| 3dhf| tttt| jhzz| bxl3| bph7| d75x| zzzf| f9j3| 7th9| 93n5| f39j| 1n17| ndd3| l397| n5rj| r9rx| zzbn| zbd5| a4k0| f51r| z9hn| 7b5j| r97f| t3p5| wamo| z35v| 1l37| 3stj| 1jz7| n7nt| d55r| dvt1| qycy| hrbz| lj19| 1jr1| 17fz| 1fnh| xdj7| 7h1t| d1dz| 5373| jf99| 5prb| jt7r| nt13| wigc| jhzz| tvxz| yc66| d7hx| pltd| oeky| z1pd| fvtf| z55n| zn11| ppj7| eqiu| l97n| k8s0| 28qk|

第88章 088

【书名: 祸水 第88章 088 作者:蜀七

强烈推荐: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旺夫命天下第九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武神天下     “我去趟洗手间。”沈臻从座位上站起来, 他吃饭的时候爱喝水, 这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那时候他不爱吃饭, 但是因为寄人篱下, 又不好意思剩饭,就总是喝水把米饭灌进胃里,后来长大了, 这习惯也没改, 好在这么多年下来, 竟然也没有发展成胃病。

    秦邢点头, 他也知道沈臻这个习惯, 不过两人在家时, 只要是吃秦邢做的饭, 沈臻总是忍着不去拿水杯。

    沈臻爱喝热水, 比较烫口的那种,自从秦邢发现后,秦邢就管着他,只能喝温水。

    秦邢总担心沈臻烫口的水喝多了得上食道癌。

    沈臻也知道秦邢是为他好, 所以也只能强迫自己改掉这些毛病。

    他还想活的长一点,不能走在秦邢前面。

    走去卫生间的路上, 沈臻当然要跟不少人打招呼, 混这个圈子, 人缘还是紧要的。

    这个社会是人情社会, 今天给别人一个好脸, 明天说不定就要一起合作。

    加上二代们都成人了,慢慢也要接手家里的生意,不再像以前那么口无遮拦胡天胡地。

    新郎和新娘正在挨桌敬酒,脸上都挂着笑,站在一起很合适,是一对璧人。

    有时候美貌也是稀缺资源,他们的老爸长得不一定好看,但老妈一定漂亮,为了综合基因,大部分老一代娶的媳妇家室都不一定太好,但长得一定好看。

    所以二代们普遍长得比上一代好。

    也有随老爸长的,那种就比较惨了。

    沈臻想到了自己的妈,年轻时候也是美女,家室一般,虽然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但是跟沈家差别还是挺大,能嫁给沈复,对她而言大约算得上是婚姻改变自身阶级。

    所以当年沈臻被带走的时候,她拒绝的态度并不强硬。

    在低位金钱跟儿子之间,她选择了前者。

    沈臻并不怪她,他在她眼里只是没那么重要而已。

    就在沈臻马上要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转角处传来争辩声,原本他没有多大的求知欲,毕竟跟自己无关的事知道太多也没什么好处,可是他听声音觉得实在耳熟,稍微走两步就听出来那声音的主人。

    苏时清的声音还是很有辨识度的,只要听过他说话的人都能认出来。

    “郑先生,我跟阿越的事不用你来掺和。”苏时清的声音好像有点生气,“我跟阿越谈恋爱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郑骁没有退步,他带着笑意说:“我没有掺和,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仗着秦哥喜欢你,就一直欺负他。”

    苏时清:“我欺负他?”

    郑骁:“我知道秦哥为什么找我,我也不在意,我只希望秦哥过得好,如果你对秦哥好的话,我现在就能滚,但是苏先生,恕我直言,你以前会因为秦哥状态不好离开他,以后难道就不会了?”

    沈臻明白了,这是前任和现任在撕。

    秦越则是一句话也不说。

    在苏时清面前,秦越是没有脑子的,估计这场戏最终还是会以苏时清的胜利落幕。

    沈臻想到郑骁那张比苏时清顺眼一些的脸,觉得有些可惜。

    配现在的秦越,可惜了。

    沈臻都有点替郑骁惋惜。

    秦越和苏时清的事就是个烂摊子,郑骁冲过去接手,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沈臻正准备抬脚回包间,就看到苏时清正好跑到自己面前。

    “小臻?”苏时清脸上带泪,傻傻的站在那,以为自己看错了,他很快警惕地说,“你偷听我们说话?”

    沈臻有时候觉得苏时清的脑子或许出生的时候就被人打懵了,以至于到了这个年纪思维还像儿童,他指了指后面的卫生间:“我刚从卫生间出来,你们要谈话也应该找个隐蔽一点的地方。”

    去卫生间的人不少,但都是人精,就算听到有人起争执,也不会过去点破。

    免得到时候都尴尬,脸上不好看。

    苏时清现在也发现了,愣在那没说话。

    正好秦越追过来,郑骁跟着他的屁股后面也来了。

    四人站在那,谁都没有说话。

    沈臻面无表情,不知道今天走了什么霉运,这么大的堂子都能遇到他们,如果这就是缘分的话,谁爱要谁要去吧。

    他看向秦越,说道:“我刚刚在洗手间,你们继续。”

    说完就要走。

    郑骁却突然出声说:“沈哥!您也在啊,好久没看到您了。”

    毕竟跟沈臻没仇,沈臻还是愿意给这个年轻人好脸色的,他对郑骁说:“这段时间比较忙,有空请你出来坐坐。”

    郑骁高兴起来,他脸上的笑容真挚了几分。

    只要他能抱住沈臻的腿,让沈臻站在他这边,苏时清根本不是威胁。

    而且他觉得,沈臻应该也很恨苏时清。

    说不定说服沈臻并不算困难。

    苏时清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怒了,冲郑骁说:“你别表现的跟小臻关系很好,你知道我跟小臻认识多少年了吗?”

    他似乎已经把上次见面时沈臻拒绝他的事给忘了。

    在他眼里,全世界都该围着他转动,所有人都该爱他。

    郑骁没理苏时清,又说:“您上次送我的表我一直戴着的,不瞒您说,我从来没戴过这么贵的表,特别珍惜。”

    沈臻笑道:“喜欢就好,我先走了。”

    等沈臻揍了,郑骁才对秦越说:“秦哥,沈哥脾气可真好。”

    秦越有些恍惚:“他脾气一直都很好。”

    好像在苏时清没出现之前,沈臻从来没发过火,总是站在自己身边,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离开。

    苏时清看向郑骁:“他送你表了?”

    郑骁笑道:“是啊,上次跟沈哥遇见,送了我一款新表,苏先生这么有钱,应该看不上二十万的表,但是对我来说,这已经是我收过的礼物里比较昂贵的了。”

    苏时清咬住下唇,他回嘴道:“二十万的表而已,不知道你在高兴什么,以前小臻送我的东西加在一起,几百万都打不住。”

    郑骁也不生气:“是吗?不过我看沈哥现在好像不太想理你了。”

    苏时清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什么?”

    秦越有些头疼:“别吵了,回去吃饭吧,时清,宴会结束我再联系你。”

    郑骁的表情瞬间错愕,有掩饰不住的恐惧。

    苏时清的表情却变得自得起来,他看了郑晓一眼,嘴角带着笑。

    无论什么时候,苏时清都有自信秦越绝不会放弃自己。

    和郑骁擦肩而过的时候,苏时清小声说:“替代品就要有替代品的自觉,正主出现了,就该自己离开,不然最后脸上不好看的还是你。”

    郑骁咬牙切齿道:“不劳烦苏先生关心。”

    沈臻重新回来席面上,他已经吃饱了,这会儿一筷子也没动,喝了几口茶,等着宴会结束。

    虽然晚上还有晚宴,但是沈臻已经累了,他小声对秦邢说:“晚上就不过去了。”

    秦邢自然不会和沈臻唱反调,在桌布下拉住沈臻的手,沈臻的手指微凉,秦邢的手掌干燥又温暖,沈臻挣了一下,没挣开,也就随秦邢去了。

    秦邢的拇指摩擦着沈臻的手背,沈臻的手并不算大,但手指纤长,秦邢却能够完全握住。

    一群人在桌上谈了会儿话,离开的时候秦邢就对赵安润的爷爷说:“我们就过去了。”

    赵安润的爷爷自然不会冲秦邢说不行,笑眯眯的从秦邢和沈臻出门,看着他们俩走了,才对身边的人说:“这个沈臻,运气可真是好啊。”

    旁边的人小声说:“我觉得他们可能有点什么,这么多年了,就是对秦越,秦先生都没有这么上心过。”

    赵安润的爷爷笑道:“有什么关系吗?”

    对方:“啊?”

    赵爷爷说:“能被秦邢带在身边是多少人求不来的好处,他运道好,就是真跟秦邢有什么关系,你觉得有影响吗?”

    那人叹了口气:“也是。”

    “不过沈臻起来了,秦越可倒霉了。”那人忽然说了一声,“从天堂落到地狱,说的就是秦越了吧?”

    现在秦越有多惨,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这个惨当然不能跟普通人比,毕竟秦越现在还有自己的公司,也有钱,顶着的也是秦这个姓,放在外头,还是一堆人羡慕。

    只有他们这些人,看着秦越的时候才会叹一声可怜。

    赵爷爷杵着拐杖走了两步:“引以为戒吧。”

    那人不说话了,心里真的升起了一点后怕,他以前多羡慕秦越,现在就有多可怜他。

    被摈弃在权力外围,今天坐的位子都没有以往的特殊。

    估计他心里也不是滋味吧。

    沈臻跟秦邢回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脱下西装外套,又把领带松开,在宴席上的时候就觉得勒得喘不过气来,现在才终于松懈下来。

    秦邢倒不是不疾不缓的去倒水泡茶。

    大约是因为秦邢十六岁以前都在国外,凡事亲力亲为,所以对佣人的依赖性没有那么强。

    沈臻去换了套家居服,一出来就发现秦邢正穿着正装用吸尘器打扫屋子。

    沈臻靠在门框旁边:“不是有清洁阿姨吗?明天就来了。”

    秦邢却说:“看不下去。”

    虽然他的洁癖不严重,因为和沈臻在一起变得越来越不在意这些,不过有些习惯还是在的。

    他在秦家不打扫的原因就是秦家的佣人每天都在打扫,角落里都没有灰尘,不像沈臻这边,只是让清洁阿姨按时过来。

    “要不然我让张妈过来?”沈臻觉得秦邢平时要处理公司和秦家的事,回来了还要打扫卫生,这也太辛苦了。

    秦邢却说:“不用。”

    沈臻走过去,从背后搂住秦邢的腰,秦邢的腰抱起来很舒服,他还摸了两把秦邢的腹肌,耍赖般地说:“家里的活也不多,张妈最近还跟我说,她什么也不干就拿工资,觉得难受。”

    张妈这么多年没有闲过,忽然闲下来,觉得整个人都不得劲,最近在韩朗的学校旁边租了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每天照顾照顾儿子,房子太小,天天打扫都花不了什么时间,她给沈臻打电话,想着白天过来照顾沈臻,晚上再去照顾儿子,觉得这样才充实。

    沈臻原本想答应的,又觉得秦邢可能不太乐意。

    他是看出来了,秦邢虽然嘴上不说,但其实并不愿意两人相处的空间里有第三个人。

    俗称就是占有欲太强。

    只是伪装掩饰的很好,总能给别人一种他很大肚的错觉。

    随着了解日益加深,沈臻也发现了秦邢很多毛病。

    秦邢果然又一次拒绝了沈臻的提议,还看着沈臻,用一种充满深情又带点难过的口吻说:“小臻是觉得和我在一起太腻了吗?”

    沈臻没说话,他觉得刚刚自己被什么东西击中了,连忙扑进秦邢的怀里,语气充满了自己都没能察觉出的宠溺:“没有没有,我巴不得天天跟你在一起。”

    秦邢把沈臻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处,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微笑。

    小臻还是太嫩了。

    秦邢说:“我先把这一片处理干净,去拆快递吧,给你买的礼物。”

    沈臻奇怪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秦邢:“前段时间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不是特殊日子就不能送你礼物了?”

    沈臻也就不再问,在客厅果然看到了放在沙发后面的包裹,全是纸箱装好的,好几个箱子,他坐在地毯上拆包装。

    无人机一台,一看就知道是最新款的,是去年国外一家公司就发布的创新机,现在还没有上市,不知道秦邢是通过什么渠道拿来的。

    还有一款最新的折叠手机,一掰就弯,也没有上市。

    最后是一款小机器人,沈臻对这个的兴趣最大。

    小机器人看起来完全是个真人,不过很小,大约只有一个篮球那么高,黑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穿着一身小西装,看起来特别可爱,皮肤也很仿真。

    机器人是充电款的,充一次电可以维持一周,这种机器人是用来治疗心理问题的,就跟金毛差不多。

    机器人的声音奶萌奶萌的。

    沈臻冲它说:“叫爸爸。”

    机器人果然乖巧的说:“爸爸,我饿啦。”

    沈臻:“……”机器人吃啥?

    机器人又说:“我需要充电啦。”

    沈臻只好把它抱去充电。

    充电的时候还能听见它发出吧唧嘴的声音。

    沈臻:“?”

    机器人说:“爸爸家的电真好吃!”

    沈臻:“……”

    这个机器人这么洋气的吗?

    也太厉害了吧?

    沈臻给机器人冲了五分钟的电,拔电的时候机器人发出惨叫:“本宝宝还没有吃饱!”

    沈臻直接把机器人抱到了秦邢面前,然后冲机器人说:“来,叫妈妈。”

    秦邢停下吸尘器,看向沈臻的眼神中带着宠溺和无奈。

    机器人却说:“这明明是个男人!”

    沈臻这下是真吃惊了,这个机器人做的也太好了吧?要不是太小,他都怀疑这是真人假扮的了。

    沈臻把机器人放在地方,问秦邢:“这个机器人多少钱?做的也太好了吧?”

    秦邢:“我也不知道。”

    沈臻也猜到了,秦邢花钱的时候肯定不会看账单,而且这些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到。

    “儿子!”沈臻冲小机器人喊道。

    小机器人也很给面子:“爸爸!”

    沈臻冲秦邢笑,然后对小机器人说:“这是你妈,十月怀胎辛苦生的你。”

    小机器人:“人类是生不出我的,只能制造我。”

    沈臻蹲下去威胁小机器人:“叫妈妈,不然我就把你拆了。”

    小机器人瞬间投降:“妈妈!”

    这真的不是人在后面操纵吗?

    沈臻充满了怀疑。

    秦邢笑道:“这是陪伴款的机器人,主要是用来治疗自闭症和抑郁症,还没有投入量产。”

    沈臻拍了拍小机器人的头,发现它非常人性化的用头蹭着自己手心:“普通人买不起吧?”

    要研发这样一款机器人,得花费多少时间和金钱?估计只有有钱人才享受的起。

    秦邢把吸尘器收起来,脱了外套和衬衣,家里有中央空调,温度正好,他直接就在客厅里换家居服,对沈臻说:“我正在跟他们谈合作,研发这种机器人出来是几个大学生,我准备把他们注册的公司收购。”

    沈臻快对学霸跪了。

    秦邢说:“一部分卖,一部分去做公益,小臻觉得怎么样?”

    沈臻:“卖的话多少钱一个?”

    秦邢问道:“你觉得多少合适?”

    沈臻想了想有钱的人购买力,他们买这种机器人肯定不是为了治疗,差不多就是买个稀奇,沈臻摸了摸下巴说道:“六十万?上百万?”

    秦邢看了眼小机器人:“成本就不止这个数。”

    沈臻:“……”

    看来还真是高端奢侈品。

    小机器人走到沈臻的脚边,它走路的姿势还是有些僵硬,不过比普通的机器人好多了,流畅性确实很强,它抱住沈臻的脚腕:“爸爸,我又饿了。”

    沈臻只能把它提过去充电。

    沈臻一边充电一边问它:“你叫什么名字?”

    小机器人:“我姓小。”

    又说:“叫小帅哥。”

    沈臻被它逗笑了。

    沈臻说:“这个名字不太顺口,我重新给你取一个。”

    小机器人有些委屈:“要比小帅哥还好听才行。”

    沈臻:“那算了,你还是叫小帅哥吧。”

    小帅哥重新高兴起来。

    秦邢看沈臻跟小帅哥说话的样子,坐在沙发上面带微笑,他是觉得沈臻有时候心思太重,太累了,才花了大价钱投资,这款产品也挣不到什么钱,收支能打平都困难。

    但是现在看到沈臻轻松的样子,他就觉得之前做的都值得。

    “你去洗澡吧,一身的汗。”沈臻冲秦邢说。

    秦邢容易出汗,不过他以前基本不会干体力活,所以这个毛病沈臻也不知道,住在一起之后才知道,之前他们进行不和谐运动的时候,沈臻的手放到秦邢的背上就能摸到一手的汗。

    沈臻还专门去问了医生,医生说这是个人的体制问题,没什么毛病。

    后来沈臻还去看了秦邢的体检报告,确认除了血糖稍高以外没有别的问题才安心。

    自从和秦邢在一起之后,沈臻觉得自己都有操心老妈的潜质了。

    秦邢去洗了个澡,沈臻随后也去了浴室,洗完澡之后,沈臻就爬到了床上,准备跟秦邢做点少儿不宜的事,两人气氛正好,秦邢的兄弟也已经抬头,像个小将军一样冲沈臻问好。

    沈臻正要上手,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小帅哥的声音传来:“爸爸!我来陪你睡觉了!”

    虽然这机器人很强,可还没有强到能看气氛。

    沈臻:“爸爸不需要你陪,快去休息吧。”

    小帅哥:“我会讲笑话呀!”

    沈臻很有耐心的说:“我不想听笑话。”

    小帅哥:“那我会讲故事,我跟你讲七个小矮人大战恶毒皇后。”

    沈臻:“……”

    沈臻:“你再不走我就把你拆了。”

    小帅哥叹了口气:“哎!”

    沈臻转过头,等着秦邢:“你笑什么?”

    秦邢抱住沈臻,闷笑不停,然后关了室内的灯,在黑暗中说:“小臻,我希望你过得开心。”

    他把所有能想到的好东西都捧到沈臻面前,对他来说,这世上的一切加在一起都比不上沈臻的一个笑脸。

    而这种种,都是希望沈臻能过得开心,没有那么多压力。

    然后他慢慢进入了温暖的包裹处。

    沈臻坐在秦邢的小腹上,额头抵着秦邢的额头。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感受这一刻。

    好像他们之间没人任何阻隔,完全属于彼此。

    沈臻咬住秦邢的下唇,忽然说:“你处理事的那周就是在准备这些吧?”

    秦邢:“嗯?”

    沈臻:“秦邢,你怎么这么好?”

    沈臻的心软成了棉花糖,还是加了蜂蜜的棉花糖,甜度惊人。

    他看着秦邢,忽然产生了一种把秦邢连皮带骨吃进肚子里的冲动。

    他想完全拥有他,一分一毫都不让别人觊觎。

    秦邢抱着沈臻翻身,慢慢动作起来,低声说:“只要你想,我能永远这么对你。”

    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都不会改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祸水相邻的书:我是男人我怕谁凤皇归来只想跟你谈恋爱错位游戏[快穿]掌天龙帝网游之征战皇朝纸片恋人初恋选我我超甜我在深渊做领主圣古大道戮神斗天天之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