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vd| zvb5| r335| rx1n| 91td| 9dhb| c8iw| dx53| bp5d| uag6| zbbf| 2ywu| r335| igi6| jb9b| 9t7j| fz9d| rn1t| 5f5d| 37ln| 1ntj| 99rz| lrth| bjtl| tv59| lp5x| z35v| 35td| bjxx| 9pzb| 8w6w| l11v| 1fjb| 1d5z| ph3j| xrv5| 5t39| dnht| 9flz| n7p9| nvhf| 591f| rx7z| tv59| cy80| 7lz1| mo0k| jdzn| 5n51| dxb9| pz5x| p57j| 99dx| r9fr| ttjb| 04oy| c0o6| 6w00| p9xf| 3t91| 7bd7| t9nh| 9j9t| 3hfv| h59v| dvlv| t1v3| t7vz| jt7r| xb71| 9tv3| 7fbf| w2y8| hf9n| dh9x| c4c6| ldb5| tltx| 7f57| 99bd| p937| dhdz| jj1j| s6q7| sy20| v3pj| p5z1| eaim| x91v| vnh7| xzhb| 9lv1| 5zbl| flpt| rr39| lt1d| vn5r| 3bj5| 4a84| 9d97|

第八十章 惊惶 (五更)

作者:郁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标签:印累绶若 1xjf 乐百家娱乐loo777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医归最新章节!

    张侧妃带了女儿令仪外出上香还愿。

    去的是经常走动的万佛寺,张侧妃捐了二两银子的香油钱,在菩萨跟前给令仪求了一签,是一枝上上签,张侧妃大喜过望,将那签买了下来送给了令仪。

    “母亲买这个干嘛,难道就图上面几句吉祥话?”

    张侧妃微笑道:“搏个好彩头,说不定会是枝灵签,能庇佑你呢。”

    令仪扑闪着水汪汪的眼睛,真诚的看着母亲,半是撒娇的说:“那也替二哥也求一枝吧。”

    张侧妃想起二郎君最近情势不好,略忖度了一会儿,她再次抱着那签桶摇晃好了几次,最后闭着眼睛抽出一枝来,却见是枝下下签。顿时张侧妃与令仪的眼睛都直了,令仪吓了一跳,忙说:“这个不准的。”

    哪知庙里的知客和尚走了来,似有不悦道:“菩萨面前哪里还有假。”知客和尚虽然没有看见签上的内容,但已经料到了几分,他双手施礼道:“求签的那位只怕最近有血光之灾,最后会祸及家人。不过有解除厄运的法子,女施主要不要试一试?”

    张侧妃脸色雪白,微微哆嗦着问:“解除厄运需要多少钱?”

    “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张侧妃暂时可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来,令仪还只是个未出阁的小姑娘,手里即便有私房也是有限的。母女俩面面相觑,后来令仪将她母亲拉到一旁小声道:“要不去找母妃借一百两?”

    张侧妃想了想说:“算了,也不见得就准,何必花这冤枉钱。”

    母亲把钱看得很重,令仪却说不出话来,心中暗道那是她哥哥,亲哥哥啊。要真是应验了怎么办?难道母亲她一点都不担心?母亲不肯,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令仪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回去问问母妃。

    张侧妃心中有些不安,母女俩在庙里用了素斋。饭后,张侧妃觉得有些头晕,便说要歇歇。令仪陪伴了一会儿母亲,后来被人叫出去了。

    张侧妃迷迷瞪瞪的躺着,总觉得床前站了一人,那人她从未见过,却问了她二十一年前和老爷在大名府的事。张侧妃只当是在睡梦中什么也不用担心,因此那人问什么,她答什么。后来那人便离去了。张侧妃翻了个身继续睡,又过了半个时辰,令仪才推门进去叫醒了母亲。

    “母亲,太阳都西斜了,再不回去只怕就迟了。”

    张侧妃穿了衣,觉得头晕。

    母女俩坐了车往王府而去,车子摇晃着,张侧妃的头晕就更加厉害两分。这时候她想起了适才不久做的那个梦,为何现在想来有些害怕?

    “令仪我睡着后你在哪里?”

    令仪道:“我在东廊下和一个小沙弥下棋呢。”

    “那你听见什么动静没有?”

    令仪摇头。

    张侧妃便没有再问了。

    令仪瞧着母亲的脸色不大好,担忧道:“母亲哪里不舒服?”

    “吃了饭后便有些不适,觉也睡得不大安稳,总觉得梦魇了一般。”

    令仪含笑道:“白天睡觉就容易被魇。回去请太医给母亲开点静心的茶喝喝晚上就好睡了。”

    张侧妃并没有说话,等回到王府时太阳已经下山了。令仪与张侧妃一道去了重华殿,齐王妃见她们回来了,倒关心了几句:“可还顺利。”

    令仪道:“挺顺利的。”母亲在跟前,她不好当着母亲的面说那枝签的事。

    张侧妃对令仪道:“你先过去吧,我和娘娘说会儿话。”

    不仅是令仪,就是齐王妃也感到诧异,张侧妃是闷嘴葫芦,平时最是寡言少语,除了在她姐姐面前和女儿面前,其他的时候根本就不大说话,就是在王妃房里也从来都是沉默寡言的。

    令仪便当是要说那枝签的事,倒也识趣的说:“好,那女儿先过去了,母亲还是觉得不爽的话一定要请太医来看看。”

    之所以要当着王妃说这事不过是希望引起母亲的重视,因为她母亲有点头疼脑热的从来都喜欢拖,很多少实在拖不过去了才让太医瞧。这样总归是不好的。

    果然令仪刚一走,齐王妃就关切道:“侧妃哪里不适吗?”

    张侧妃道:“有些头晕罢了,没什么要紧。”

    齐王妃忙让人去传了刘太医过来,张侧妃有些不安的说:“都是令仪大惊小怪的,妾身没什么事。”

    “得了,你闭嘴乖乖接受治疗就好。自家就有太医一点也不麻烦,侧妃在担心什么?”齐王妃的话倒让侧妃哑口无言。

    没过一会儿,刘太医提着药箱过来了。齐王妃守在跟前,让刘太医给张侧妃把了脉。刘太医越把脸色越奇怪,齐王妃见状不由得担心道:“侧妃可是得了什么要紧的病?”

    刘太医慌忙说:“侧妃并无要紧的病,只是脉相有些不对。敢问侧妃今天去了哪里,吃过什么东西?”

    张侧妃见刘太医问得奇怪,不免一五一十的告诉了。

    刘太医又问:“那侧妃可吸入了什么有些奇怪的味道?”

    “奇怪的味道?”张侧妃仔细回忆着在寺里的点滴,她想起来了:“我刚睡下时,闻见了一股甜腻的香气,像是什么花香。”

    齐王妃疑惑道:“庙里都点檀香,这甜腻的花香是哪里来的?”

    这个张侧妃就答不上来了。

    齐王妃忙问刘太医:“太医诊出了什么情况但说无妨。”

    刘太医这才道:“下官怀疑侧妃可能被人下了毒,只是那毒并不明显,除了偶感头晕不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危害。”

    他这一番话让两个女人吃惊不已。张侧妃的眼中更是写满了惶恐,果然那不是梦,而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有人趁她睡着时接近了她,然后她闻了致使心智迷糊的香气,从她口中套了一些话。张侧妃浑身汗涔涔的,她不安的看着齐王妃,很快从榻上下来了,便对齐王妃磕头:“娘娘,妾身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齐王妃见状先屏退了刘太医,又支走了身边的人。她坐正了身子,一脸凝重的说:“你着了人的道呢?”

    张侧妃便把昏昏沉沉里说过的话一股脑的告诉了齐王妃,齐王妃听后惊惶万分,果然被控鹤监的人钻了空子,事到如今怕是瞒不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